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论南唐诗在我国诗歌史上的重要地位

发布时间:

论南唐诗在我国诗歌史上的重要地位 【摘要】在异常动乱的五代十国时期,北方文士大批南迁,南*衔榷ā 富足,加之南唐三主均儒雅好文士,文士纷纷来归,致使本国人文最盛。南唐诗 坛的两大诗派“姚贾体”诗人和“白体”诗人又成为五代十国诗坛两个主要流派,其 诗人和诗作均为当时各国之首, 诗的数量超过北方地区的总和,接*南方诸国诗 总和的 50%,所以,在一定程度上,南唐诗代表了五代十国诗歌的最高成就。 【关键词】南唐诗 五代十国诗坛 “姚贾体” “白体” 霸主地位 五代十国时期的诗歌,大多研究者认为无足论者,其实,此时期诗歌在由唐 至宋的诗歌发展史上是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,它是我国诗歌由唐向宋的过渡时 期, 而五代十国时期诗歌最有成就的则是南唐,南唐诗歌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五 代十国诗歌的主要成就,正如历史学家任爽所说:“南唐文学艺术之盛,在五代 十国时期首屈一指。” 一 我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时期是较为动乱的年代,此时战乱频繁,中原地区在 短短的 53 年间,便有五代相更迭。北方的动乱,导致大批文人南迁,或谋生路, 或寻求明主。又加上朱温专权,仇视士人,“屠戮唐清流于白马驿,投之黄河, 使为浊流”。这样就加速了士人的南流,而南方的前蜀和南唐就成为士人的首选 之地。据统计,北方士人归南唐者,载于史籍者就有 48 人。故而南唐为当时人 文最盛之国,其诗人数量居南北方各国之首,诗的创作数量也最多,据统计,唐 末五代作家的诗文集总数为 879 卷,其中北方地区为 234 卷,占总数的 26.6%; 南方各国总数为 645 卷,占总数的 73.4%,而在南方诸国中,吴及南唐成就最为 显著,接*总数的 50%,计有诗文 297 卷,诗歌达 2228 首之多,这不仅是江南 各国望尘莫及的成就, 就是整个北方地区也难以与之等量齐观,比整个北方地区 多出 846 首。赵世延为陆游《南唐书》作序时说:南唐“虽为国偏小,观其文物, 当时诸国莫与之并”,所以,在此种意义上说,南唐诗歌的创作成就代表了整个 五代十国的诗歌创作成就。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 它既有历史的原因, 又有诗人的自身因素。 其一,相对稳定的国内局势,给南唐诗歌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有利的环境。南 唐在 39 年间历经三主,这三位君主都是偏安江南一隅,无统一天下的雄心,而 是注重休养生息,保国富民。在烈祖李昪统治时期,因以南唐代吴,自感有 “谋 篡”之嫌,内心颇不自信,深恐引起朝中土著大臣的反对而坐不稳皇帝宝座,所 以他的主要心思在于稳定自己的地位与统治,无心对别国进行攻伐。再者,他也 是一位较为仁慈的君主,他统治的十多年间,国内局势的稳定,给文人的创作提 供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, 也使本国的经济得到了发展,成为江南较为富庶的国 家。 其二, 文士的被重视和南唐偏安一隅是诗坛繁荣的重要原因。烈祖比较优礼 文士,大批文人为其所用,因此别国的文人学士纷纷来归。他执政时,宽刑法, 推恩信,“起延宾亭,以待四方之士,引宋齐邱、骆知详、王令谋为馆客,士有 羁旅于吴者,皆齿用之”,本国和外国的文化精英荟萃南唐,为南唐诗的繁荣创 造了条件。另外,到了嗣主李璟、后主李煜统治时期,南唐的国内局势已走向衰 落,更没有了扩充疆土、统一天下的大志,相对于北方频繁的朝代更迭,在这种 相对稳定、偏安一隅的形势下,更有利于文学的发展。 其三,君主对文学的爱好影响了诗坛。嗣主李璟和后主李煜也和先主一样, 不但优礼文士,厚待墨客,而且也作诗填词,二人的词已不用赘述,诗作也相当 有成就。南唐的累世好儒,又致使北方的一些文人纷纷来归,到南唐谋求发展, 这些南迁的文人学士,对南唐文学的发展起了相当大的作用,较有名气的有:江 文蔚、史虚白、陈陶、江梦孙、伍乔等人,这些人在五代十国的诗坛上都有相当 大的声望,为南唐的诗坛提高了地位。 二 南唐诗在五代十国诗歌的发展中,有执牛耳的地位。晚唐诗坛的余风在南唐 继续风行,如晚 唐的姚贾体、宗白体、温李体诗在南唐诗坛盛极一时,蔚为一代诗风。有的 学者认为:“五代十国的诗歌主流大致有二:其一学白居易,中原各朝及各藩国 台阁诗人多趋此体,其二学贾岛及其变体郑谷等,庐山、湖湘、荆渚等地隐逸诗 人多走此路。”五代十国的诗歌创作上承晚唐,下启北宋,有着承先启后的作用, 它在中国古代诗歌发展史上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阶段, 而此时期诗歌创作成就最著 的南唐诗坛, 最能代表五代十国的诗歌创作主流, 南唐诗坛上的两个大的流派“姚 贾体”、“白体”基本上成了五代十国时期诗歌创作的主旋律,集中体现了此时期 的诗坛风貌。这一格局的形成,有着特定的历史因素和诗人的心态、人格因素。 “姚贾体”诗人群的形成是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造成的。如上所述,由于南唐 上层统治者不作为的原因,也导致了一些雄心勃勃的文士的失望、失落、苦闷, 从此,建功立业、一展抱负的宏愿也随之化为泡影。这类诗人中,韩熙载是较为 典型的一位。这些士人的壮志难酬的苦闷反映到诗作上,便是写一些逃避现实、 吟咏性情、内容细琐、视界狭小的诗,师法姚合贾岛诗风。 三 学者贺中复先生认为,“五代十国时期存在着规模可观的宗白诗风,其势力 和影响都远远超过了学姚贾、效温李者,从而代表了此时期诗歌的基本创作倾 向。”此说堪为不争的事实,而南唐诗坛的宗白诗风集中体现了五代十国时期的 宗白诗坛概貌。南唐的社会现实又把本国诗坛的宗白诗风推向了极致。 南唐诗坛的宗白诗风集中体现在两个大的方面: 师法白居易的吟咏怀情和次 韵酬唱。南唐的白体诗坛的主要奠基者是李建勋、孙鲂、沈彬,后经徐铉、冯延 巳、江文蔚、乔匡舜诸人的摇旗呐喊,鼎力奉行,终在南唐诗坛蔚成风气。此种 宗白诗风的形成像以上所论的“姚贾”体诗人一样, 也是由于当时历史的和诗人自 身的原因,诗人们普遍感到理想幻灭,由原先的建功立业转向知足保和、寄情花 鸟风物、宴游逸乐,去表达自己的一种闲适情怀。 诗人由于理想的幻灭而没有了在诗中抒发抱负的基础, 便转而吟咏人世间的 琐屑之事,于是,应酬赠答、次



友情链接: